淫堕幻想之淫神的诅咒 1-2 - 淫堕幻想之淫神的诅咒 1-2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3-29 05:35 编辑
【第一章·淫神的使者】

  作爲一个不是很聪明的笨女人,这一生,我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真正的明
白我自己想做的事,那就是我并不想纯洁善良,相反,我想做一个汙秽而放蕩的
坏女人,可以有无尽的淫欲去享受。

  可是我真的明白得太晚了。

  当我认识到自己淫乱的本性,并真正的接纳这一本质的时候,我已经老了,
青春不再。

  娇嫩的皮肤不再有洁白和弹性,漂亮的脸蛋也不再有勾人的光彩,不仅窈窕
的腰肢臃肿了,轻盈的躯体也成爲了一种沈重的负担,病魔折磨着我。

  临死前,无边的悔恨之中,我诅咒般的许愿:

  若人生真的有来世这种狗屁东西,我一定不再接受世俗和道德的管教,若我
真的是个淫女,就任由我堕落去吧,请不要把我束缚在那个叫做纯洁与忠贞的道
德台上,憋屈也空虚的度过一生……

  或许是这真诚的许愿感动了上苍,痛苦的死后,淫神的使者在地狱中找上了
我。

  「嗨,亲爱的主角,你死前的意志感动了淫神,我,美丽、邪恶、堕落而淫
乱的神女奥拉忒弥珥带着淫神的意志而来,让你再活一次,去一个美妙的世界转
生。现在,请跟我来。」

  随后,身爲一个灵体的我就稀裏糊涂的跟着这个所谓的神女飞走了,飘往了
一个通体由四人合抱的乳白大理石柱建成的神殿。

  ……

  神殿中,矗立在一尊尊栩栩如真的淫乱雕像之下,神女奥拉忒弥珥笑盈盈的
问道:

  「不知道亲爱的转生之后,想要做什麽呢?」

  什麽想要做什麽?我迷迷糊糊的想,心神完全不在神女所提的问题之上,因
爲我的心神已经完全被一座夸张的淫雕给抓走了。

  那是一尊狰狞的彩雕,雕像的背部,是一个头生双角的暗红色恶魔,他像山
一样高,浑身凸起棱角分明的肌肉像是巨龙一样健壮。

  但这不是他真正吸引我的地方,真正抓住我注意力的是他那根长满了利齿的
黑红阴茎,就好像一根武装到牙齿的巨大海葵。

  这简直是太过于兇残了,加上那夸张的尺寸比例——就算缩小了以一个正常
人的体型来看——也让我非常的怀疑,这样一根骇人的性器,真的有可能好好的
插进一个人的身体,而不会伤害或者弄死她麽?

  最重要的问题是,会有快感吗?

  不过这问题一时间显然是得不到答案了,因爲坐在那根阴茎上的女人并不是
我,而是一个相比起来十分纤瘦,精緻得像是瓷娃娃一般的天使雕像。

  既是雕像,自然不可能告诉我答案。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继续从这尊雕像之中去感受那种混合着野蛮、血腥、残忍
和狂暴的性交场面。

  因爲恶魔阴茎的插入,天使雕像的肚皮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态高高的隆起,
就好像那纤细的腰肢中被挤进了一根巨大的树桩。

  这自然是隐藏在天使的肚子裏,我看不到的那半截恶魔阴茎。

  但这没完,在天使的正面,还有另一个邪恶的存在。

  那是一只与恶魔一样高大的灰色骷髅。

  骷髅身上穿着破败的死衣,一手高举着镰刀,将粗大的刀柄——貌似是一根
粗大的腿骨做的——自上而下,通过天使扬起的头颅蛮横的捅进了她的嘴裏,一
捅到底。

  而代价,是天使痛苦扭曲的表情,被撑得巨大的喉咙,还有透过她的胸膛显
现出的巨大骨节。

  这胸膛怕是都被撑碎了吧?我心想。

  然后是下边,骷髅的另一只爪子伸进了天使的阴道,用力的捏住她的小腹狠
狠的撕扯了开来。

  透过栩栩如真的塑造,我清晰的看见天使被彻底撕开的阴道,还有从裂缝之
中飞溅而出的鲜血。

  当然,少不了一个隐隐露头的鲜红子宫。

  这……

  这这……

  我假想着这一雕塑想要呈现的画面真实的发生。

  噢,这刺激似乎是太过头了,让我除了害怕的心慌,还是害怕得心慌。

  但在这无边的心悸之中,却又隐隐约约的折射出某种抑制不住的兴奋以及一
种莫名的快感。

  啊~~

  我居然心悸得湿了!

  「咯咯~」

  神女奥拉忒弥珥的轻笑适时的传进了我的耳中,她滑行了过来,以一个令人
感觉十分舒适的距离,不远不近的立在了我的跟前。

  「这是死亡淫塑,」她说,「一种以摧残和虐杀爲主题,呈现血腥、暴力、
极端主义和死亡等负面精神的主题雕像。真没想到你竟会第一眼喜欢上这个,怎
麽样?刺激吗?」

  我没有回应,只是感觉自己羞红了脸——难道是因爲心底最真实的一面被人
看穿?

  但奥拉忒弥珥似乎不接受我这沈默的回应。

  等不到我的回答,她立即走近了一步,居高临下的双手捧起我的脸。

  「告诉我,你喜欢吗?必须回答!」湿湿的气息吐在我的脸上,她用一种不
容抵抗的「温柔嗓音」问道,言语中,一种清晰的恐怖临近,让我下意识的毛骨
悚然,似乎不回答,就有什麽不测的后果。

  受到这恐惧的刺激,我终于放开了心中的羞耻,老实而肯定的点了点头。

  「喜欢。」我说。

  「这才对嘛,」她笑着放开我,「记住,被淫神看中的诸多特质之中,没有
懦弱和虚僞这两种特质,所以无论何时你都要记住,面对一切,要勇敢!」

  「嗯。」我再一次用力的点头。

  接着意外的发现,神女奥拉忒弥珥竟是没有脚的,腰肢以下,竟是一条长长~
长长的蛇尾,鳞片上的花纹五彩斑斓,诡异而又神秘得好看。

  见我这般意外的望去,她似乎也有些意外,后知后觉的惊讶道:

  「淫神在上,你不会现在才看见我的尾巴吧?」

  我立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跟随人家走了一路都没看清人家真正的样子,说白了,不就是用无视在蔑视
人家吗?

  这可是非常不礼貌的行爲。

  「对不起。」我赶紧道歉,「不过,真的很漂亮。」

  奥拉忒弥珥立即变得非常的开心,也没有鸡蛋裏挑骨头的再去计较我的无礼
——或许是她本来就是个非常宽容的存在吧。

  「好了,快来。」她亲近的牵起我的手,然后手指着几个悬浮在神殿之中的
投影问,「说说看,你想做什麽?是继续做女人,还是要试试不同的花样。」

  「难道还可以选择和以前不同的性别吗?」我看着那个明显是男性的影像吃
惊的问。

  「是的!」她斩钉截铁的作答,还透出某种宗教式的狂热,「虽然诸神并不
是万能的,但淫神无所不能!改变性别?小事,弹指一挥啦!」

  「……」我瞬间无语,或许是钦佩坏了。

  接着问题来了,我该怎麽选呢?

  真的要试一试变性的感觉吗?

  我开始思考。

  就思维惯性来说,我是想选女生的,毕竟自己本来就是个女生,对于转生后
该怎麽去做一个「不像样」的女孩子,我也已经了若指掌了。

  何况我身爲一个雌性的淫欲,生前还并未真正的满足过呢,真要说起来,那
可都是满满的委屈,这裏就不提了。

  但不知怎麽的,在认真的看了几眼那个帅气而又霸气的男子影像之后,我似
乎对于当个男生也有了某种说不出的渴望。

  因爲被肏的滋味怎样,我毕竟尝过——虽然从未吃饱。

  但肏人的滋味,还真的是一片不曾得见的新大陆呢!

  那要不试试?

  不过这念头仅仅闪动了三秒就消失,理由并不複杂。

  前世我上过的男人,就没有一个经得起压榨的,常常是我还没开始爽,他们
就已经结束了,一次又一次,害我不得不当起了憋屈的活寡妇——虽说这也怪我
自己,谁让我拉不下脸面,不敢去当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呢?

  但也正是因此,我对男人那可怜的战斗力才有了深入的了解,真是应了那句
歪理——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这麽比较的话,我还是做一块被人乱耕的地好了,免得这辈子又委屈了自己。

  何况像我这麽荒唐,既有见识,又有觉悟的淫乱女人,除了我自己,我该上
哪去找呢?

  要知道,比起「追」一个男人,被男人追,那可是难多了!

  就算我再不挑食吧,长得丑的,肯定不要!

  然后是脱完了裤子鸡鸡却小得像牙签似的,那也不要!

  再就是还没勾搭上就开始动手动脚,流裏流气,淫言秽语的——滚粗!绝对
不要!

  ——玩强奸呐!

  还有就是思想层次低,没有人生觉悟和思想境界的,还是不要!

  ——难道要我面对着没有共鸣的猴子躺尸吗?

  那还不如去玩玩具。

  所以呀……

  所以呀,突然我意识到,其实当女人也很难,尤其是一个挑剔的女人,更难。

  这下我纠结了。

  「咯咯,」奥拉忒弥珥这时偷偷的笑出了声,「没想到你心裏的要求还挺多
的嘛,不过确实都看到了点子上,这样的话……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特别的存在?」

  什麽特别的存在?我好奇。

  只见她一挥手,最初的影像统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奇异的幻影。

  第一个,咋看起来是一个超美的女性形象,但随着你的视线下移,越过那对
蜜桃似的大白兔,顺着盈盈一握的蜂腰滑到诱人的股沟之下时,一条不该出现的
东西出现了

  ——哇,好大的鸡鸡!

  旁边还隔空备注着一行字:

  尺寸大小,形状规格,全部自定义!

  「这是妖妖吗?」我惊歎道,大胆猜测。

  「没错!」奥拉忒弥珥肯定,「妖妖,也就是双性人。」

  接着她拨动影像,呈现不同角度,开始放大缩小,爲我做详细的介绍。

  「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双性人哦,首先你看,虽然拥有了雄性的特质,但是
身爲女性该有的阴道,子宫和卵巢等一样一应俱全哦。」

  她望着我狡黠的笑笑,「这意味着,只要你可以跨过你自己心中的障碍,你
可以在一场无视节操的群交之中同时获得男人和女人的双重快感,其中也包括肛
交産生的男性前列腺快感和女性潮吹快感,若你同时深喉的话,就还有呕吐快感
或者窒息快感,一共有很多重哦,超刺激的,想来你还没有体会过吧?要不要试
试?」

  接着她欲擒故纵,又像是挑拨,「当然,如果你觉得太多了,也可以减去一
些方面,比如阴道什麽的,淫神允许你按照自己的意愿,从内到外去改造你自己
的身体,你可以所以的发挥定制。」

  哇,这真是打心底让我赞歎。

  接下来,自然是好奇得更多。

  于是我指向了剩下的那一群幻影。

  「那些呢?」

  「呵呵,」奥拉忒弥珥意味深长的笑了,「贪婪,果然是所有生物的本性。」

  接着也不废话,开始爲我一个个呈现并讲解。

  「这是无性人,没有内在的性器官,直接以外部的皮肤接触来完成交媾过程。
不要小看这种方式,当你皮肤的触觉感官被放大一万倍乃至一亿倍的时候,你就
知道这种方式的好处了,事实上,最后迷上这种选择的人不少。然后……」

  「这是软体人,统统爲雌性。抛弃了传统的生物结构,没有四肢和骨骼,肠
道、阴道和子宫化爲单一结构融在了一起,最大限度的增强了其内在的接受能力,
可以承受与躯干同等大小的异物入侵,比如成年巨龙的阴茎。这种软体人是爲了
给一些特殊生物服务而特别设计的。如果你对重度的虐待和永无止境的肏干穿插
感兴趣,你可以选这个。不过首先告诉你,那都是一些像巨龙、恐兽、巨魔、地
狱三头犬、独眼石魔、金刚、比蒙兽这样的生物,反正,没有什麽正常的。然后
……」

  影像再换,一个个变换不停。

  蛛女,妖狐,百族,异兽等等等等,甚至是触手怪、淫妖虫,或者配子细胞
这等匪夷所思的东西,实在是看得我眼花缭乱,惊奇不已,人生头一次觉得想象
力匮乏,见识也是如此的浅薄。

  最后,是一个意外。

  就在我期待还有什麽神异的生物时,奥拉忒弥珥自己被投射了出来。

  「这个是淫蛇女,也就是我。」

  说着她停下,关闭影像,在我面前优哉游哉的转起了圈,直接让我看起了实
物——也就是她!

  立即,我的呼吸急促了。

  实在是因爲,真的好漂亮!

  外貌什麽的先就不说了,说多了也不过是华丽辞藻的堆砌,总之,身爲一个
绝色该有的一切都具有,其中最让我沈迷的,是那双眼。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呢?

  首先,生长着一双橄榄形的竖瞳,黑得深邃,黑得耀眼,其中似有一个不同
的时空,宇宙在其中生生灭灭。

  然后,有妖豔的墨绿色瞳虹沿着那道深邃的缝隙层次分明的徐徐展开,最终
渐变成幽深的紫和红,满满的非人类,实在是太惊豔了。

  一眼,就让我莫名的腿软。

  一个颤抖,我跌倒了。

  她似心有所感,瞬间接住了我,长长的蛇尾像是抓住了猎物一般,一圈圈慢
慢的缠上,给我一种莫名的窒息,还有一阵异样的紧张快感。

  直觉,她是要欺负我,想对我做一点什麽。

  果然!

  分叉的香舌撩动着我的耳蜗,她直接就在我的耳边吹起了湿气,直接,不拐
弯抹角。

  「想要和我淫乱吗?」

  我颤抖着点头,立即果断的投降——「要!」

  「咯咯咯咯~」看见我点头,她妩媚的笑了,调戏道:「那~,你是想玩我
呢,还是想让我玩你呢?」

  「啊?」我听着有些发蒙,似乎是未料到其中,竟也有让我掌握主动的选择。

  原来她这麽的平易近人麽?

  「好了,」她说,「我来做决定吧,就先玩我好了,嘻嘻。」说着,尾巴一
圈圈松开我,直接抓起我的手就顺着她的蛇腹一路摸了下去。

  哇哦~~,这真是非常奇妙的手感!

  蛇鳞特别的光洁,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坚硬,而是一种很有韧性的弹力,摸起
来冰冰凉凉,柔软细滑的,感觉实在是好极了。

  接着,我触及到了蛇腹上一片没有鳞片覆盖的粉红,靠近尾巴的末端。

  这就是她的插入口吗?

  盯着那两瓣粉嫩嫩、亮晶晶的蚌肉,我小脸红红的心想。

  只是,这该算是阴道、産道,还是肠道的入口呢?

  仿佛会读心术,我才探究起这个,她就给出了答案。

  「不区分这些的哦,」轻咬着我的耳垂,她甜腻腻的说,「就一条通道,和
真正的蛇一样,从嘴,直接通到这裏。」

  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摸摸唇,摸摸颈,再沿着妩媚的腰肢一路勾人的滑
下,最终停留在甜蜜的洞口。

  呼,爲什麽看着这麽的迷人呀?好性感!

  「可不要嫌少哦,」撩拨着我,她继续说,「大道至简,一条道,其实好处
多多呢。毕竟身体所有的感知,本质上并不是部位和器官的不同,而是对应的感
知神经和感知细胞不一样,若是能有序的重新排列并组合到一起,形成笔直的通
道,不止不会降低淫乐的快感,相反,还极大的简化了刺激的手段和过程。来,
插我,你就知道了。」

  说完迫不及待的对着我肚皮朝天,一副摆好了姿势等我手插的样子。

  「可我哪有这麽长的手呀?」我娇嗔,爲我的手短。

  「别着急嘛,」她安慰着我,「其实很简单的,看!」

  说着,沾上一点亮晶晶的淫水,弹指间就在我的手腕上画了一个奇异的魔纹。

  震撼的一幕发生了,随着魔纹紫光一闪,我的手掌整个都溶解了,变成了一
团软乎乎的肉球,蠕动着,似乎有什麽东西要生长出来。

  「好了,」她催促,「快点插进来吧,随便插,不用怜惜我。」

  这样的要求下,我来不及震撼了,只得稀裏糊涂的将自己变形的手掌——不,
手球塞向了她自己迎来的蜜洞。

  只听哧溜一声,哇哦,竟是一下就进去了,轻松无比。

  也不知该说是我的手太细,还是她自己太过于湿滑粗放。

  不过这不重要了,内部,一种弹跳又紧实的束缚感包围了我,好一个温暖滑
腻的通道。

  这就是给人拳交的感觉吗?第一次帮别人做这种事情的我开小差心想。

  不得不说,还挺有意思的,就好像自己是个奇异的剑士,现在捅穿并征服了
什麽。

  更好玩的在后头。

  就在插入这淫蛇的内腹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手臂以一种十分不正常的速度,
开始了野蛮的生长,就好像电影《生化危机》之中那个被病毒感染的博士,手掌
有了化作触手的威能。

  这……太怪异了。

  而随着我的手臂生长,淫蛇倒是满心欢喜的翻起了白眼。

  「好妹妹,噢~」她妩媚的一声叫唤,伸出双手就勾住了我的脖子,索吻。

  这个我并不排斥,立即也不甘示弱的回吻了过去,一不留神,还把她的舌头
吞进了我自己的肚裏。

  哇哦,这条细舌头真的是好讨人喜欢,游走在我的食道间,梗咽得舒服极了。

  作爲回报,我疯狂的动起了自己捅在她肠子裏的异形手臂,就是一阵野蛮的
乱捅。

  「啊~!」她大叫了起来,长达十米的尾巴难受的扭动着,却不是求饶,相
反——「再快点,再快点!啊——!就是这样!再用力点!」

  这可害苦了我自己。

  一方面,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生前养尊处优惯了,哪有这种
欺负人的气力?才动了几下,我就彻底失去了体力。

  而另一方面——我也想要了!

  我真的很好奇,一根十米长的……呃,阴道?肠道?管她什麽道,在被插入
的时候会産生怎样强劲的快感,真的好想要知道呀!

  或许是听到了我的心声,这时,她再一次说起了话。

  「很快,呼~,很快,呼~」她喘着大气说,「再享受一下下,马上好,马
上给你……」

  还真是赤果果的淫欲诱惑,算是给我小小的鼓了一把劲吧,于是我又有了那
麽一丢丢力气,脑海也变得专注,开始狠狠的抽插。

  「妖蛇!淫蛇!坏蛇!」我诅咒,「捅死你,插死你,我插,插,插,插,
插……哈哈,怎麽样?你也受不了了吧?嘻嘻。」

  看着她胡乱扭动的蛇尾,我得意的笑了,虽然爽不到身体,却也愉悦了灵魂,
一种十分特别的成就感。

  洋洋得意之下,我开始折腾得更加的过分了,无师自通的玩起了各式的花样。

  慢一点?

  不,她好像已经要死的样子,是受不了了吗?

  那就再快一点!

  等等,是要来了吗?

  这样让她爽是不是也太过于轻松了?

  不行,要赶紧停下来,以示惩罚!

  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

  「不要!不要~」她跪求,浑身立即不甘的颤抖,「好妹妹,好妹妹,求你,
不要停,不要停呀!继续插我,快插我!」

  好吧,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又心软了,谁让我这麽的善解人意呢?还是
给她满足吧,于是再一次抽动。

  只是慢慢的,慢慢的,突然间,我发现我自己真的是没有力气了,完全抽不
动,一种失控的感觉也找上了我。

  这是?

  我疑惑,定睛一看,才发现蛇女之前好好的尾巴已经在我面前彻底臃肿得变
形,再也不複之前那种妖豔的美感。

  瞬间,我明白了过来。

  原来我的手臂一直在不受控制的生长,此时她已经要被撑爆了!

  「怎麽办?」我焦急的问她,「手要怎样才缩小?」

  她张嘴,似乎是打算回答。

  结果「哇~」的一声,直接就吐了一条狰狞的触手来,根本就说不了话。

  或许是突然离开了她的体腔得到了充足的生长空间,这条钻出喉咙的触手以
我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飞快的生长。

  她的喉咙被撑圆,小嘴痛苦的大张,两腮也高高的鼓起,一副脸颊将要被撑
裂的样子。

  顿时,我吓得惊慌失措,然而却无能爲力,因爲我根本就控制不了这触手的
生长,也没有解除的办法。

  更加骇人的是,连我也被这条失控的触手给迅速的缠上,一圈圈包成了粽子。

  而在视线之外,我能感觉到,它的尖端还顶住了我的蜜道,又或者菊花?

  不,它是在犹豫,似乎是发现了两个洞,有些不确定该钻进哪个的好。

  「呜!呜!」

  我立即开始了不配合的挣扎,这倒不是因爲害怕了。

  事实上,一开始的惊慌失措之后,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大不了就是诡异的
再死一次,我已经不怕了。

  但我不愿意这样,我不想被这样意外的侵犯!

  和节操、底线这些东西无关,这些东西我早就已经碎掉了。

  和喜好、品味这些东西也无关,毕竟一个兽交都想主动去尝试的好奇宝宝,
你觉得会怕一条失控的触手?

  不会!

  那我爲什麽抵触呢?

  此时此刻。

  我开始迷茫的寻找着答案。

  然后,灵光一闪。

  找到了,或许是因爲某种该死的完美主义情结和初见情结吧。

  死亡让我的生命告一段落,意外的得到一个崭新的开始,而这开始,我希望
能更有仪式感一点……

  万恶的仪式感啊,让人心生抵触!

  因爲感觉不正式,遗憾!

  因爲感觉不完美,遗憾!

  就比如此刻。

  那怎样才完美呢?

  不难。

  或许只要第一次侵犯我的东西不是这条触手,而是那个蛇女奥拉忒弥珥就可
以了,哪怕是她的尾巴。

  可是我现在能怎麽办呀?

  我有可能反抗吗?

  唉……

  我放弃了抵抗,认命了。

  随这条触手乱搞吧,不管啦。

  或许,正是因爲对仪式和完美的追求,人类才发明了礼仪,然后又因此发明
了道德这种恶毒的东西吧?

  自己的完美主义综合征,呵呵……苦笑。

  也该是治治的时候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

  意外的掌声响起,已经自暴自弃的我突然觉得天地爲之一亮。

  一看才发现,不知什麽时候,束缚着我的触手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其
实是蛇女那条充满魔性的豔丽蛇尾。

  这是?

  蛇女没让我有机会说话,香吻送来,细长的舌头直接就钻进了我的喉咙,一
探到底。

  而下面,尾巴尖如同响尾蛇一般剧烈的颤动,轮番挑逗着我的阴蒂与菊花。

  啊~~,好舒服,感觉一切都圆满了。

  蛇女抽回舌头,开始坏坏的问:「刚刚有没有吓到你?嘻嘻。」

  「还说!」我嗔道,「居然那样子吓我!我都以爲要把你撑爆了!」

  「咯咯咯,我的弹性很好,没那麽容易爆哦~」蛇女笑嘻嘻的说,接着哄我
道:「好了啦,别装生气了嘛,我就是想给你开一开眼,让你多一点了解我嘛,
你要是不喜欢……」

  她说着恶作剧似的话锋一转,委屈道:「那我就只好再变成触手……」

  「不要!」我赶紧斩钉截铁的打断,拒绝!

  开什麽玩笑,若我认命的时候就让一切发生那也就算了,我认。

  现在已经是重来,我当然要抢救一下我那精緻的仪式感洁癖。

  毕竟,人类因仪式而高雅!

  至于这转变有些打脸……受虐我都不怕,打脸算什麽,哼。

               总之——

  「我要你!」我直白的要求,「我只要你!」

  对此,蛇女挑了挑眉,似乎有些受宠若惊。

  「你就这麽喜欢我?」

  「喜欢!喜欢!好喜欢!」我大声地表白,不顾一切的呐喊:「没有缘由的
喜欢!说不上来的喜欢!彻头彻尾的喜欢!」

  「……」

  一时间,蛇女沈默了,一双竖瞳直勾勾的盯着我,也不知在思考些什麽。

  死寂了好久一阵之后,她终于回过了神来,这才重新摆出了与我欢愉的架势。

  「想要我欺负你?」捧起我的脸,亲亲,她挑逗。

  「要!」我干脆利落的回答。

  「那~~」

  她拉出长长的尾音,一手拨弄着我的阴蒂,另一手揉起了我的胸胸,尾巴尖
也不老实,坏坏的戳起了我的菊花,摆明了调戏——

  「你这是上面想要呢,还是下面想要呢?是前面想要呢,还是后面想要呢?
嘻嘻~」

  「……」

  我无语了,这还用说吗?

  都想!

  可是……问题也来了。

  此时仅凭她一个人,真的可以全方位满足我麽?

  这倒不是怀疑她的能力和诚意,而是突然发现我身上需要刺激的地方实在是
多了点。

  于是我开始回味她的身体构造,或许身上只有一个洞真的是对的,别的不说,
第一个好处就是挨肏的时候,再也不用去纠结该先选哪边了。

  「咯咯咯咯~」或许是感知到我的想法,读心光环加身的蛇女顿时幸灾乐祸
的笑了,「现在你理解了吧?」

  然后,她替我出了个主意。

  「那,要不我现在把你变成个软体人?那样就一个洞,然后用我的尾巴来上
你!」

  说着,长长的尾巴像是显摆一样在我面前摇来又晃去。

  这……

  我默默评估了一下尺寸,看她尾巴尖倒数一米的距离,最多也就十公分左右
吧?

  就算再多一截,去看倒数两米处的粗细,呃……以我躯干的大小,这会不会
细了点?

  我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她对软体人的介绍,可以插入和躯体一样大的巨物。

  「咯咯,傻瓜,」笑笑,蛇女亲昵的骂了我一声,然后提点我,「谁说我的
尾巴只能用直的?还可以这样卷起来呀!」

  说完当着我的面,像是卷弹簧一样把她的整条尾巴都卷曲了起来,上下弹跳
着做起了活塞示意动作。

  瞬间,我觉得自己湿得有些迫不及待了,淅沥沥的淫水如同挤出蜂巢的花蜜
一般滴落,清清楚楚的滴在了她的尾巴上。

  「呀,」她故作惊歎,「你掉水了,好多呀!」

  说着从我身下掏来一把,递到我嘴边,意图很明确,叫我吃。

  这算是某种心理调戏?

  只是,我会怕麽?

  顿时,我张嘴,伸出舌头主动的凑了过去,任由自己接受受虐倾向的驱使。

  然而,没吃着。

  就在我舌头舔到的她手掌的那一瞬间,蛇女飞快的把手抽走了,送到她自己
的嘴边香甜的舔舐了起来,轻佻的眼神撩拨着我,简直淫蕩得要命。

  坏透了!

  吃完,她开始吻我,然后撕咬我,十根锐利的爪子也毫不客气的上下其手,
在我身上抓出一条条鲜红的血痕。

  我皱着眉头承受,任由她随意的施爲。

  「不疼吧?」末了,她关心。

  「疼,」我皱着眉说,却不是拒绝,「但没关系,可以承受,我的痛点很高,
忍耐力也很好。」

  「是麽?」她不置可否,「那待会你可别哭哦……」

  「不会!」我干脆的打断,无知者无畏。

  「那我开始了哦~」

  「开始吧!」

  于是伸手,蛇女再一次从我的身下抓来了一大把淫水,不过这次可不是用来
吃,而淩空画起了魔纹。

  魔纹很大,可比之前印在我手上的那个明显要複杂多了。

  一会儿,魔纹完成,发出妖异的紫光,然后瞬间收拢,如一副彩绘一般猛然
间印在了我的躯体上。

  接着,一阵磅礴的热感侵袭了我,仿佛我泡进了炽热的岩浆之中,只是诡异
的感觉不到痛而已。

  难耐的灼烧之中,蛇女看着我的眼睛貌似无害的一笑,另一边却手尾联动,
干脆利落的绞断了我的四肢。

  这……

  痛觉似乎来得有些慢,但爆发的时候却真的是排山倒海。

  「……」

  我失声的惨叫起来,叫着,才发现那疼痛超越了叫喊的极限,让我根本叫不
出声。

  然后我哭了,真是一次赤果果的打脸。

  「要止疼吗?」

  深入灵魂的剧痛之中,蛇女友好的声音传来。

  可我浑身战栗着,却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

  她倒是善解人意,接着也不用我说,又是一个不同的魔纹印上我的额头,终
于,痛觉消失了。

  「啊~~」一声舒服的声音,真的是地狱逃脱呀,我感歎。

  接着,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消失了,带给大脑一种空蕩蕩的失落感。

  它开始本能的不甘,拼命的提升自己的感知想要从什麽地方找回那些失落的
部分,可是……

  它失败了!

  于是,结果最终变成了一种妥协,它认命了,选择将空出的感知扔给仅剩的
躯体便匆匆了事。

  这简直是不负责任!

  但我却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人彘的感觉,真好……因爲躯体的感官被真
切的放大了,一切都清晰无比,纤毫毕现。

  然而,或许是因爲我接受得太快了,甚至都没有丢失了肢体之后该有的反应,
蛇女不乐意了,开始了恶作剧一般的胡闹。

  「你这也太淡定了吧……」她不满的嘟囔,接着眼珠子一转,有了坏主意。

  「反正你用不上了,这些给我吃掉好不好?」她抓着我的断腿说,说完,伸
出她分叉的细舌,故作夸张的在我面前舔起了残肢的断处,「嗯~嗯,真香!」

  「你——!」我怒目相视,只觉一股没由来的怒气呛得自己话都说不出了。

  这条死蛇!哪有刚把人做成了人彘就用人家的断肢来戏弄人家的,简直忒坏!
亏我是如此的信任她,早知会如此,之前用触手插她的时候,我就该更狠一点才
是,直接撑死她算了!亏我还担心她,吓坏了!

  哼!死蛇!坏蛇!

  「哟哟哟,生气了吗?」欺负我不能动,撩拨的舌头伸到了我脸上,继续挑
拨是非。

  我……

  我咬!

  呜呜,气人,硬生生的咬不到,她机敏的将舌头提前抽了回去。

  更气人的是,很快她又将舌头递了回来,生怕我不咬似的,主动朝我的嘴裏
钻。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然而,任由我气恼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我也一次都没有咬着那
条可恶的蛇舌头。

  我发誓,若是能咬到,我一定要死死的咬断!不弄疼她,誓不罢休!

  可这终究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罢了。

  气急,最终我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理她。

           就像寒山和拾得那般说的——

  「妖蛇气我、欺我、耍我、逗我、玩我、戏我、惹我、怒我,该如何处之?」

  「哼,只需忍她、让她、由她、避她、敬她、耐她、不去理她,再待一会儿,
你且看她!」

  果然,见之后怎麽逗我都没有反应,蛇妖妥协了。

  「好啦好啦,不就是逗逗你,寻个开心嘛~,眼睛睁开看看我吧,我给你认
错啦~」

  于是我睁眼,然后……

  啊!这天杀的蛇妖!

  只见她血盆大口一张,一口,就吞下了我的四肢,摆明了早有準备,就等我
睁眼的一刻。

  哇哇呀!简直是气晕我了!

  她要吃就吃,故意这般骗我是几个意思!

  简直是……

  简直是!

  我都气得要词穷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此刻,她邪邪一笑,缠着我的尾巴用力一甩,不由分
说就将我高高的扔上了天空,闹了个措手不及的心跳。

  接着在我急速下落的时候,伸得笔直的蛇尾巴又干脆利落的对準了我——哧
溜!!!

  「啊——————!」

  刹那间,什麽都不重要了,只有我直沖天际的喊叫,发自灵魂,歇斯底裏。

  如同空心的剑鞘被契合的利剑插入,只需锵的一声!

  太刺激了,太刺激了!快得完全受不了呀!

  都已经不知道是痛、是爽、是麻,还是胀!

  然而不等我抽上一口凉气,纵情欢畅的再喊几声,这条一下就插死我的蛇尾
便再一次甩飞了我,速度快如流星,仿若利剑出鞘。

  瞬间,血雨飘飞,夹杂着破碎的内髒,而我则喷射着云雨高飞,又一次开始
了过山车似的飞行。

  刹那间的高点,时间静止,仿佛空间冻结,失重感到来的前夕,一种无拘无
束的快感侵袭了我,自由而轻灵。

  好舒服呀!我浑浑噩噩的感歎。

  然后,失重到来,又是一次心跳飞扬的坠落——哧溜!!!

  「啊——……唔,咕噜咕噜……」

  这一次,我的呐喊被掐断,因爲有尖尖的蛇尾沖出了我的喉咙,堵住了嗓子。

  我被野蛮的重力狠狠的砸在那尖尖的尾巴上深深的刺穿了,就像一块串上木
棍的烤肉。

  可这又能怎样呢?

  闪耀的魔纹似乎封禁了一切与痛苦有关的东西,因此我能感觉到的,唯有一
种妙不可言的快感,甚至对我脆弱的神经来讲,还有些太多了,以緻我无法去细
緻的品味。

  这可恶的蛇妖呀,爲什麽一上来就给我玩这种最猛的东西?

  但我已无力去指责她了,只觉得起起落落间,自己掉进了一个高潮构建的地
狱……

  将我抛来抛去,耍杂技一般狠狠的插了又插,蛇妖耍腻了,接着换了个玩法。

  再一次接住我,尾尖穿出我的喉咙之后,她不抛了,而是停下,用伸出我喉
咙的尾巴尖圈住了我的脖子,将我固定。

  正以爲能趁此机会休息休息,不说喘口气——毕竟喉咙被堵着——但至少平
息一下沸腾的心跳。

  然而她却无此打算,一固定我,就拽着我的脖子狠狠的往下压。

  唔唔——!

  这简直是深水炸弹一般的撑涨感,我能感觉到,顺着我下身的大洞,她的尾
巴打着圈儿挤了进来,在我空空如也的体腔内盘做了一截巨大的肉弹簧。

  破碎肿胀!

  如果我能叫,我一定要叫出来,啊!啊!啊!我要被撑坏了!

  这时,她难得的对我说了句话。

  「撑坏?不,还早着呢,亲爱的。」

  说着,恶意满满的沾起一些血水,又画了一个不同的魔纹印上了我的身体。

  不需要说明,瞬间,我感觉皮肤的触感被无限的放大了。

  然后她剩下的尾巴环绕着我,在我体外一圈圈缠绕了起来。

  这又是一阵不容置疑的刺激,然而过分的还在后头呢。

  当我整个变成一个夹在弹簧之间的肉筒后,她立即就开始了极端有力的折腾。

  而我却避无可避,完全无路可逃,不论她给我施加怎样的刺激,我都只能硬
生生的受着,哪怕承受不了,也只能绝望的忍受下去。

  你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内裏,是一根螺旋盘绕的巨物,进出
之间,一环环给你数不清的刺激,肿胀,巨大,还有无数故意凸起的鳞片在恶意
满满的摩擦。

  而外在,则是一套比乳胶紧身衣远远有力一万倍的环形乳胶紧身衣,就好像
一个个套在了身上的轮胎,将你的身子使劲的勒紧。

  然后,两边一起,上上下下,搓揉间,进进出出。

  联动之下,简直又酥又麻,又酸又涨又憋屈,恨不得立即就去死!

  倒不是因爲痛苦,而是爽得实在有些太过分了,强烈的刺激仿佛十亿伏特的
高压电,要把神经都烧毁再炸碎!

  这种绝望的碾磨和抽插之下,最终,我受不了了,真的是受不了了——让我
去死吧!

  啊~~~~!

  死吧!!!

  那……蛇女会让我死吗?

  「……呀,怎麽就昏迷了?我都还没有下蛋呢……」

  瞬间,又是一个魔纹不由分说的印上了我的头顶。

  死去活来。

  重新清醒的一瞬间,我稍稍缓了口气,神呐,这蛇妖终于要放过我了吗?

  然而我太天真了。

  「準备好了吗?」她貌似关心的问。

  「没有!」我火速的拒绝,态度肯定,「不要了,我吃饱了,彻彻底底的吃
饱了,好姐姐,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满足了,不要了……」

  「真的吗?」蛇妖把所有的尾巴抽离,然后拎着软趴趴的我在镜子前按了按
肚子。

  「可我感觉你的肚子是瘪的呀,怎麽会吃饱了呢?」她歪曲事实道,「还是
让我帮你装满吧!」

  接着,不顾我大声地反对,欺负我软趴趴的没有一丁点的反抗的力量,硬是
把她的尾部又一次戳进了我的肚子裏。

  「接下来,我要开始下蛋蛋了哦~,就像这样!」

  说完,蛇腹肚脐眼的位置明显的肿胀了起来,哪怕隔着厚厚的肚皮也能看出
那是一个巨大的蛋型物体。

  妈蛋!我已经失去了风度,骂起了髒话。她到底是不肯放过我!

  接着,我眼睁睁的看着那颗蛇蛋沿着她的尾巴一路下去了,并且很快就拱到
了我的面前。

  我已经绝望了,索性放弃了一切无谓的抵抗。

  又或者,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淫蛇!老娘我还没试过被异种植卵的滋味呢,来呀!你来呀!看谁怕谁!不
就是区区一颗蛇蛋吗?老娘我吃定了!有种你就下,使劲下,我才不怕呢!

  这态度,奥拉忒弥珥明显感觉到了,但她不止没有生气,相反还特别的开心。

  「咯咯咯,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那我真下了哦~」她貌似礼貌的请求。

  「下啊!你下啊!赶紧下!」我挑衅。

  瞬间,插入我体内的尾巴以一种非人的姿态增大,撑开了我下身血肉模糊的
肉洞。

  我知道,这是那颗巨蛋在经过。

  然而,哪怕是早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备,我也仍然低估了这颗巨蛋带来的刺激。

  那是一种饱撑到极点的炸裂感!

  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第一次使用充气玩具扩张自己的身体,不顾极限去
充气的时候。

  又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当我不自量力的用我那年轻阴道,去鲸吞一个大大的
苹果,并最终放进去的时候。

  哦~哦!要死了!

  不,不只是那样!

  饱撑到极点的炸裂感过后,是一种沈甸甸的压迫感,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铅球
被塞进了腹腔。

  它挤压着我,看似圆滑,其实却蛮不讲理,似乎要把我的心髒都从嗓子眼裏
给挤出来,真的是够了!

  可是,不等我消化完这种感觉,我便清楚的看见妖蛇的肚子已经再一次高高
的隆起,很显然,担心一个蛋撑不死我,她便又怀了一个。

  我赶紧上气不接下气的求饶:「蛇姐姐!好姐姐,不要下了,不要下了,一
个够了,真的够了,我们今天就玩到这裏吧。」

  「那可不行。」她白眼一翻,顿时傲娇的拒绝,「刚刚是谁挑衅我呀,『下
啊!你下啊!赶紧下!』说得可是真好听,所以,我一定满足你,嘻嘻。」

  接着,恐怖到来,这颗巨蛋不止比之前的更大,而且在滑出了妖蛇的胯部之
后,还没有行走多远,妖蛇的肚子便再一次匪夷所思的膨胀了起来,明显又是一
颗巨蛋。

  顿时我知道我完了,这天杀的妖蛇不止要在我肚子裏下蛋,而且还打算一颗
一颗的连续下个不停。

  这样的话……

  或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待会儿好好的数一数,以我现在的肚量,最终我能
塞下多少颗蛋。

  几乎是眨眨眼的时间过后,第二颗蛋来了,然后轻而易举的撑开我,滑进了
肚中。

  其间,我用无骨的脖子勉强的挺起头,默默的看了自己的肚皮一眼。

  唉,还有什麽值得看的呢?已经被涨得都没有人型了,就好像一个皮肉做的
袋子。

  接着,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一颗又一颗。

  我已经懒得去数,也懒得去关注了,只管闭眼,去认真的品味被蛋填塞的错
乱快感。

  反正,肿胀一直在升级。

  最终,癫狂错乱的填塞之中,什麽属于人的思想都消失了,而我就像是一个
充气到极限的人皮气球,随着一声歇斯底裏的闷响,毁天灭地的炸了,宛如焰火,
血肉横飞!

  ……

  尾声——平静,说不出的满足和平静。

  迷糊中,周遭下起了星星点点的光雨。

  而我身在光雨之中,没有形体。

  但是莫名,我感觉刚刚欺负我的那个奥拉忒弥珥也在。

  只是,感觉很怪异,仿佛我就是她,她也就是我,我们就是这片飘蕩无垠的
星光。

  我这是怎麽了?我提问。

  然而灵魂已经倦了,提出了问题,却懒得去思考一个答案。

  只感觉这麽虚无的飘蕩着,无比的轻灵,无比的自由,也无比的快乐——一
种彻头彻尾的快乐,真的是太舒服了。

  所以,就这样吧……

  这时,跟着我的想法,一个声音回应了我,奥拉忒弥珥。

  「虚无灵子……我们现在是虚无灵子……」

  嗯嗯,虚无灵子。我无所谓的听着,眨眼便忘记所有。

  而奥拉忒弥珥的解说在继续。

  「……这也是淫神最终的恩赐,一种……嗯,还是不告诉你了,有一天,你
自然会知道的……」

  接着,迷糊中,奥拉忒弥珥最后的话语传来。

  「……好了,安心的睡吧,陪你……」

            【第一章·完·待续】
防屏蔽邮箱:sexiaogui888@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